第十卷 西北风云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夏帝,梦回(终章)
诸侯争霸 - 月鼠

大夏圣元九年,十二月,大夏皇城,冬日的冷啸寒风在整个北方大地呼啸,然而这座大夏的皇城,却依旧是热火朝天,这凄冷的风丝毫不能让这座皇城有丝毫的降温,而随着十二月的到来,这座城池反而越发的喧嚣繁华。

那让人震撼无比的天之云桥,纵横在大浑河之上,它宛如一道天上彩虹,勾连着天的两头,一座桥,就足以让所有来到大夏的各大诸侯使团在内心震撼的同时,对这次前来大夏的目的做了一些修改。

那屹立在平原之上的宏伟之城,让来自草原的诸侯从内心深处兴起一种无力感,大鲜卑三主,在一次齐聚,尽管心中早已经有了裂痕,但此刻三家却依旧联袂而走,段氏虽然知道大夏国力很强,却在亲眼目睹了大夏的皇城,内心深处却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一定要跟大夏栓在一根绳索上,而不是与大夏敌对,还好,自己的女儿是大夏皇妃,从中牵线要简单的多。

而拓跋和慕容两家则是心中有些无力感,因为沿途他们已经见识到了这个大夏的强大,或许他的北方还很落后,但是越靠近黄金平原,眼前的一切就越让两人的无力感加深,而到了大夏皇城之后,那巍峨如山,雄伟壮丽的高大城池,让两人除了苦笑之外,已经没有了半分想要挑战这个帝国的心思。

大唐太子显在大夏太子麒和皇妃的陪同下游览了一番皇城,踏步天之桥,内心深处也是激荡不已,在来的时候,他内心里还有几分的不屑,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却是满是凝重,当初将这个妹妹嫁到这个被“蛮荒”之国的时候他可是激烈反对的,但如今他却很庆幸父皇的坚持,或许两国能够进一步的加深之间的关系,而他的心里已经确定在他登基之后,要保持与大夏的这份友好睦邻关系。

比起大唐来,大魏皇国的平等王站在天之桥上,却是对着随从的人道:“或许应该让皇帝停下兵戈,转而向南。”而作为大魏皇国的仅次于曹操的平等王的话,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大魏国皇国未来数十年的走向,那就是放弃与大夏争夺山东,转而集中力量南下攻略分裂的隋。

朝鲜各诸侯国来到大夏皇城,心中已经兴不起半点的优越之感,连腰都弯了几度,对于大夏的官员更是多方巴结,可以说在参加了这次大夏登帝的典礼之后,大夏之威将笼罩整个朝鲜半岛,甚至让这些国家兴不起半点的忤逆之意。

大楚皇国梁王项梁在范蠡的陪同下,对着范蠡道:“我大楚应该加强与大夏之间的联系,并加强之间的海上贸易!”并任命范蠡为大楚皇国在大夏的常驻使臣。

而最让意外的客人,就是来自长崎的长村直人,长村直人一路上紧赶慢赶这才在登基大典前五日赶来,不过在大夏行走了两日后,这个出身长崎的倭人,甚至对着大夏皇城深深的拜服,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永与大夏交好。

整个大夏皇城内,除了聚集了大批的各大诸侯国的使团外,还成了各地学派的争夺地,大夏可以说是继大秦之后的第二大帝国,而帝国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夏羽的想象,因为大秦采用法家治国,法家的力量在大秦占据统治地位,而其他的学派虽也有一定的基础,却远不如法家。

而大夏可是倡导百家争鸣,除了修建了孔庙之外还修建了百家馆,之前大夏的影响力不够,虽然很多中原诸子百家都不愿意到大夏来,而随着大夏对中原的占领,在配合上这次的帝国大典,这些诸子百家的人物可谓纷至沓来,连儒家的圣人孔子都来了,大夏皇城可谓是一下子被点燃了。

在百家馆内,诸子百家可谓是“大打出手”,争论不休,一时间让大夏的文化程度提升了一大截,而诸子百家馆内,按照夏羽的要求,对于这些学派代表人物,甚至是祖宗的人物可谓是有求必应,提供最好的服务,为的就是尽可能多的留下部分精英,当然少不得要在其中挑不离间,用些激将法的法子。

大夏皇宫,后宫暖宫,大夏的暖宫可以说是一个奢侈无比的建筑,因为整个暖宫采用地热,整个宫殿地下铺设了无数的水管,并且专门修建了一个巨大的火炉,每日耗费上等青煤上吨,日耗上千,估计一个冬天光是维持这暖宫就要花费十几万银圆。

暖宫是用来给后宫猫冬用的,本身占地极大,几乎每一个妃子在此都有一个专门的房间,而这里也可以说是夏羽的欢乐窝,时间点点而过,随着越发的临近大典,夏羽反而越发的清闲了下来,此刻的夏羽就在众美环绕之中,坐在毛绒绒的羊绒地毯之上,靠着王昭君那饱满的身躯,一手搂着甄宓,一手抱着沈灵儿,一旁的陈圆圆剥着大楚南方特产龙眼,喂着夏羽。

而在夏羽身前堆积着如小山一般的礼单甚至纳表,其他的妃子则翻看着这些东西。

“啧啧,这个倭国还真是大手笔,居然敬献给陛下三万姿色上乘的倭女。”杨林的女儿杨采儿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瞪大了眼睛,将一份礼单上的内容念了出来,不过在咂巴嘴的时候,却是用眼睛瞥了眼夏羽。

“倭国除了黄金,白银,也就是女人能拿得出手了,樱妃,这些人就交给你了,看有没有能做巫女的,还有选一些训练成女忍者,其他的就赏给其他的臣子吧!”夏羽直接轻描淡写的就给这几万人分了,倒是一点也不肉疼。

这些纳表里,敬献给夏羽的美女多如牛毛,连楚皇国都送来三百江南俏佳人,弄的夏羽都有点不好意思,好像自己多好色一样,如果都收下,皇宫里估计都住不下,夏羽就算是种猪天天不用干别的,都应付不过来,所以只能便宜了那些臣子,不过献上来的女人里的翘楚却还是要留下的。

对于这次登基为帝,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多诸侯关注,夏羽也有点意外,上次登基为皇的时候,那场面虽然同样恢宏,但是上的了台面的却是没有几个,几乎都是自家人,而这次才算是万国来朝,就连大秦,大汉等国都派了使臣前来,这场面自然就不同了。

十二月七日,距离夏羽登基还有四天的时间,陆陆续续的也很多的外使送来的贺礼也从河面上送到了大夏皇城,一艘来自江南的礼船之上,莺莺燕燕的坐满了江南的俏丽佳人,这艘船来自吴王国,不过却是大夏的大型商船,被临时租用。

船只靠在大夏的河港码头之后,这近百女子就被皇宫内的女官用马车接走,这些女人都是作为贺礼送给大夏皇帝的,可以算是皇室的私产,就算最后很可能会被分给臣子,但是在眼下,这些女人却是要被送入皇宫暂且安置。

“姐姐,这就是大夏么,这座城池好大哦!”坐在马车内,一个长相绝美的少女透过玻璃望着窗外的景色,这个女子在这马车之中绝对是娇艳无双的绝色之姿,尽管脸上还略显青涩,但是却已经有天仙美色,而最让人惊叹的是少女扭头望向的女人,是一个与其同样精致的让人惊叹的少女,如果是不是两女身上穿着的衣裳颜色不一,就好像是对着镜子在说话一般。

坐在马车内两个少女来头不小,乃是此番北上大夏的吴王国的代表,周瑜的两个宝贝女儿,周瑜跟小乔所生的周芙和周蓉,这两个少女在吴王国可绝对是娇蛮的公主级的人物,十六岁的花样年华。

不过周瑜的两个女儿怎么会在这吴王国的礼船之上,却是有一番波折,吴王国与大夏是最早建立起贸易关系的江南诸侯,并在两国的贸易上,大赚特赚,可以说这三四年来的吴王国实力提升的很快,而这一切都跟大夏的贸易有关,所以在大夏皇都,吴王国派驻了常驻的商会驻扎,而这一次大夏晋升帝国就是这商会紧急发回的情报,并借用大夏的信鸽传递。

就算这样,一路上传递消息也足足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传回到吴王国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中旬,距离大夏确定的日期,只剩下不足两个半月,而这个时候,正是东南风的末尾,为了赶时间,周瑜匆忙上路,而在忙乱之中,自然没有注意自己的两个淘气的宝贝女儿。

而周芙和周蓉两女本来就在吴国呆的厌烦,偶然听到父亲要到北方大夏,两人自然想到那些家中的物件,两女本就在好奇的年纪,加上被周瑜从小宠大的,可谓是无法无天,两人知道自己哀求父亲肯定是不可能的,于是就想了个法子,混进了这礼船,而因为吴王国还缺乏远航到大夏的造船能力,所以这一次是雇佣了一些大夏的船只北上,这时间上一紧张,难免就有了一些漏洞,倒是被两女顺利潜伏成功。

周芙和周蓉与其他女子一路被送入皇宫内,两女丝毫没有半点害怕之色,直到两女和其他女子被送到皇宫侍女院落的时候,两女还有说有笑。

被送入宫内的女子先是吃了饭,随后就被带到一处巨大的水池内沐浴,更换衣裳,再次被带到了后院一间大厅内,这些被送入宫内的女子将在这里接受一番检查,说是检查不如说是挑选,而这次的选官却正是皇宫内院总管的幽蓝。

在检查的时候,可是有一番细致的章程,比如身高个头,肤色,有无病患,还要检查牙齿,身上是否有疤痕,是不是处子之身等等,之前还觉得有点好玩的周家姐妹这一下可就觉得不好玩了,娇蛮的郡主脾气直接爆发,将要脱去两女身上的衣裳的女侍给推翻在地,并叫嚷着要出去,立刻迎来了幽蓝的注意。

周家姐妹很厉害,学过一点武艺,但是哪里能跟幽蓝比划,三下五除二就被搞定,不过幽蓝却没有惩戒两女,看着两个精致的小美人,却是淡淡一笑的道:“倒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小老虎,陛下应该会很喜欢吧!将两人好生打扮,今晚陪侍陛下!”

幽蓝是内宫总管,颇有权利,在这皇宫里除了皇后之外就是幽蓝最大,而且幽蓝还管着宫内侍寝的牌子,如果夏羽没有吩咐去哪个妃子那里过夜,幽蓝就会安排新人伺候,这在宫内也算是定制。

周家姐妹虽然很凶,但是跟着幽蓝的女官可都是经过训练的战士,她们可还担负着后宫安全之责,周家姐妹那花拳绣腿哪里比得上这些女官,很快就被这些女官扭来捏去,重新被人沐浴,身上喷了些花香露,换上了全新的宫装,然后被“押送”到了夏羽的寝殿。

在前几日还很悠闲,整日待在女人堆内的夏羽这两日也开始在礼部那帮老头子的折腾下准备起自己的登帝大典来,由于选择的时间是冬季,所以厚重的麒麟袍虽然臃肿了一些,却不是很热,比起前年皇太子登基的时候要好上许多,不过就算如此,在这些老头子的折腾下,夏羽也是辛苦无比,甚至连回后宫的心情都没了。

夏羽在幽蓝的帮助下脱去了一身复杂的麒麟袍,尽管这寒冬腊月,身上依旧汗津津的:“这帮老头子,简直就是故意的,等回头朕非得将他们打发去修书去!”夏羽一边抱怨着,一边在幽蓝身上揩着油。

“陛下,今夜还回后宫安歇么?”

“算了,今个就在这歇吧,你陪朕一晚吧!”夏羽嘿嘿的笑着,将大手探入了幽蓝的衣内。

幽蓝却是没有阻拦,眼中有几分迷离的嗯哼一声的道:“陛下,今个奴家身体不适,不过奴家选了两个娇柔的女子,想必陛下会喜欢的!”

夏羽听言,有点败兴,不过手指却依旧摘着那粒樱桃,轻轻的揉捏着,夏羽后宫妃子如今加起来也有四五十个,每月一轮都不一定能轮满,加上在皇后,几个贵妃那边都有固定的日子,所以他也只是偶尔才会临幸一些新人,毕竟女人多了有时候也很累,而夏羽也不是那种有了新人忘旧人的,为了后宫和谐,夏羽可不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跟幽蓝温存了一会,幽蓝就主动的退了出去,夏羽简单的洗了下身子就直接进了内里的寝宫,这屋子说是宫,也不过是一间较大一点的豪华屋子,是平日夏羽如果处理公务太晚,才布置下的,不过这地方夏羽却是没有睡过几次,屋内有暖炉让房间内暖融融的,而在**,两个一模一样的精致美女用轻纱捆绑在一起,嘴里还堵着手绢,相背的坐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之上。

夏羽看到两女这个样子,心里也是好笑,这幽蓝搞什么名堂,不过这样子倒有点邪恶哦,而接着烛光看向**的两个女子,夏羽却是兴趣大起,居然还是一对精致的双胞胎,而且这两个女子的姿色可是很让人垂涎啊,就算放在后宫也算是顶尖的了,幽蓝从哪里整来的极品。

将堵住嘴巴的手绢拉开,两个少女看到夏羽,却是齐声尖叫:“您这混蛋,不准过来,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倒是很刁蛮啊!”夏羽这才知道幽蓝为什么将这两女的嘴巴给堵上,不过两女的娇蛮却让夏羽很兴奋,因为在这皇宫内,几乎没有女人干忤逆夏羽,而这两个小美女的反抗,自然很能刺激到夏羽的兴致,于是夏羽直接一个虎扑,周瑜这两个倒霉的女儿就这么被夏羽给推倒。

当翌日夏羽很是舒服的起了身,他怀中还一左一右搂着两个眼角挂着眼泪的小美女,虽然昨晚没什么将火气发泄出去,但是这两个小妮子却让夏羽有点爱不释手,大手包裹着两个美女的乳鸽,这两小美女怎么看也不过十六七,哎,自己也来越邪恶了,夏羽心里想着。

或许是被夏羽撩动的手给弄醒,周芙,周蓉好似心有灵犀一般的同时睁开了眼睛,不过两女一睁开眼睛,直接张开小虎牙,对着夏羽就狠狠的咬了下去:“你这坏蛋,我一定要让父亲杀了你!”

感觉到下身疼痛的姐姐周芙咬牙切齿的看着将自己搂在怀里,让她无法动弹的坏蛋,说道,而一旁的周蓉也一样的表情,很是点了点头,道:“恩,恩!”

夏羽昨个晚上在上这两个美女的时候,就被这么叫嚷着威胁了半天,夏羽倒是有点好奇这两个妮子的父亲是谁,于是道:“你们让你们父亲杀我,那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父亲是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我父亲,哼,说起来吓死你,我父亲是吴国水军大都督,周公谨!”

“周瑜?”夏羽听了倒是有点吃惊了,靠啊,周瑜怎么这么大方,将两个女儿都送来了,这礼也太大了吧。

看到夏羽这么大的反应,两女很少得意:“害怕了吧,那还不赶紧放开我们,还有昨天晚上你欺负我们姐妹的事情没完!”

夏羽看着这两个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道:“确实有点怕,不过你们两个已经被我那个了,你们两个只能乖乖的给我当小老婆了,怕是没人还会要你们了。”

吴王国上层远不比后世朱子理学盛行的时候,女人的思想也很开放,改嫁也很正常,不过到了夏羽的**,可能还走的了么:“而且,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么?你们两个认为这里是随意能够进出的么?”

被夏羽这么一问,两个少女这才想到自己做完已经被某人给破了处的事情,而听到夏羽后面的问话,两女很快就联想到她们昨天进来的可是皇宫,大夏国的皇宫,那么能住在皇宫内的那就只有,两个少女虽然有点迷糊,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你是大夏皇帝?”

虽然莫名其妙的上了周瑜的女儿让夏羽有点啼笑皆非,这两个女孩也真够胆大的,不过周瑜那老家伙也应该庆幸,他的两个女儿是被自己给上了,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被自己给赏赐给哪一个大臣,那才叫陪了夫人又折兵。

这个事情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大夏圣元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很快就到了,这一日,大夏皇帝夏羽将九件神器供奉到了奉神殿内,随后夏羽坐着大夏镇国神兽七彩麒麟在大夏皇城上空飞腾一周,最后落在皇宫前方的广场之后,正式开启登帝大典。

而从奉神殿内九件神器云聚之后,散发出来的光芒直接透射而出天空那积压在天空中的雪云,一缕光芒直达万丈天空,猛然炸开,向着整个大夏疆域辐射而去。

大夏圣元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大夏皇国晋升帝国,是仅次于大秦之后的第二帝国,而晋升帝国之后,大夏也正式迈上了一个全新的旅程。

晋升帝国,将拥有册封国家的权利,同时开启王城以上级别的传送阵,拥有选择未来科技发展方向的权利,晋阶帝国,代表着文明跨出了重大的一步,也是冷兵器时代进入黄金鼎盛时期的象征。

可以说进入帝国之后,才初步具备了征战世界的资格,并开启了世界之战的号角。

大夏圣元十年,改元帝元,烽火十九年,为帝元元年,大夏皇帝夏羽正式成为大夏帝国皇帝,称夏帝。

帝元元年,大夏兵制改革,在兵部设立元帅一职,为一品,元帅入主中枢决策,随后,东府陈庆之,西府薛仁贵,北府徐荣,南府公孙康,东南府程咬金,海军府刘仁轨被同时加封元帅衔,入主中枢,西北府冉闵,西南府苏定方,东北府张须坨,海军府李俊,江天华,文达镇分别被封为一等柱国大将军,爵位都被增加一级,加封国公,侯爵之位。

随后,大夏陆军八府开始重编,由八府增加为十六府,每府兵马确定为八军,总兵马十万,划分八十一府为十七块,分驻各地。

改组禁军,神字开头的禁军拆分增建为八支,大夏将拥有十六支禁军,六十万兵马,分别为左右麒麟卫,左右龙武卫,左右玄武卫,左右羽林卫,以及乾坤八卦设立的天乾,地坤,雷震,巽风,艮岳,兑泽,坎水,离火八军,这八军则属于特殊军中,比如天乾乃是空军,将由乘坐坐骑的骑兵组成,不过如今还一个最基础的建制还没有,而后八军将吸纳道门士兵,拥有强大的玄道法术,可以算是大夏的特殊军种,八军编制为二十万,不过具体数目远不及此。

正式划分天下八十一府,以疆域的形式确立下来,同时纳数十部落,藩国为从国。

大夏帝元元年,西南府,西府兵马夺取了黄河以北大片土地,帝元二年,大夏八十一府疆域的拼图全部完成,随后,两府兵马也开始整编,大夏帝元四年,大夏完成军制改革,并将八十一府辖地建立起统治,随后大夏颁布了一系列的政策,大夏国策正式从对外扩张变为内部消化,开始巩固扩张所得。

从帝元四年开始,长达二十年的承平发展正式开始,而这二十年被誉为大夏帝国崛起之二十年,在这二十年内,大夏国政宽松,海贸不断的对外扩张,境内百姓安居,文化快速的兴起,大夏对治下八十一府的统治日益稳固,而随着第三代人口不断的成年,大夏开始进入辉煌时期。

而在帝元崛起时期,夏帝夏羽陆续成年的皇子二十七人,这二十七个皇子替代了帝国对外扩张,建立起王国七个,侯国十五个,伯国五个,这些有着夏帝血脉的皇子占据了东起太平洋,北到北冰洋,西到蒙古草原,东南占据朝鲜半岛,乃至部分日本的庞大帝从子国。

而在这一时期,天可汗国成吉思汗殴,天可汗大帝国崩溃,蒙元汗国的忽必烈取代了爷爷成吉思汗的地位,不过蒙元帝国在全盛时期也不复天可汗帝国的疆域。

帝元二十八年,大夏夏帝退位,太子麒成为第二代夏帝,夏羽成为太上皇,移出皇宫,游走帝国以及子国,沿用帝元国号,帝元五十九年,年过百岁的太皇太后周紫晴逝世,埋藏麒麟山帝陵,翌年初,一百零二岁的大夏第一代夏帝驾崩,大夏帝国以及七十八子国国王齐聚麒麟山帝陵,大夏五代子孙七百余人参加了帝王葬礼。

夏羽于烽火四年建立大夏国,烽火九年晋升皇国,改号圣元,烽火十九年晋升帝国,改号帝元,在位四十二年,以七旬之龄退位,随后三十年,游走天下,直到驾崩,夏羽实行的外封制开创了夏氏王朝千年基业,夏氏子孙三十七脉,建立国家七十八国,占据了大半个北方大陆,夺取了半个蒙古草原,让成吉思汗的子孙不得不向西移动,占据了半个倭国岛屿,以及大片的海洋国土,甚至从极北地区,杀入了北美大陆,建立起一个横跨十万里的夏氏江山。

百年一瞬,当夏羽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窗外的暴风骤雨依旧在未停,一切仿若梦幻一般,让人沉迷在那虚幻的真实之中,那漆黑的双目,望着眼前闪烁的电脑屏幕,上面的画面依旧如数十年前的那一个模样。

那刹那的一刻,夏羽的精神一振恍惚,仿佛时间很长,好似经历了漫长的一个世纪,每一个画面都是那么的清晰,每一个人物都历历在目,每一个情景都如同电影一般在眼中闪过,仿佛时间很短,短暂的就好像自己闭上眼,然后再次睁开,窗外暴风雨在倾盆而下,眼前的电脑屏幕依旧在跳动。

夏羽缓缓的站起身,望着自己的手,仿佛在看外人一样,脑海中再次划过那生命终点的那一刻,自己分明到达了一个如同天堂一般的地方,而一个飞舞的精灵美轮美奂的出现在他的身前。

“恭喜你玩家夏羽,你出色的完成了烽火大陆的角色扮演,并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世界帝国,鉴于你出色的表现,我们将会为你提供如下奖励,一,保留灵魂中的记忆,二,改造身体权限,三,将帝国的财富以一定比例折换为地球货币,四,换取等值的不超出地球科技二十年的科技。四个选项里可以任意选择三个。”

夏羽看着眼前出现的列表奖励,却是有点无语,所有的奖励都需要消耗大量的金币才能获取,这简直就是变相的玩赖,而最无语的就是第三点,以一定的比例兑换地球货币,好么,夏羽虽然不知道自己建立的帝国国库里有多少钱,但肯定不止十亿银币吧,娘的,那个小兔崽子就算是在能花也花不了那么多啊,就算是打太平洋战争也不至于国库空虚成这样。

而这个精灵的解释是,这个财富专指帝都国库内的的存放的金币数量,夏羽当场差点没拿刀砍人,不带这么耍赖的,要知道大夏七成以上的财富都在存放在大夏中央银行银库内的,国库内的钱财不过是当年的财政收入,而余下的四成里,两大辅都拥有一成,八十一府地方衙门银库里还有一成,而这还不算夏羽掠夺日本存储在灵夏岛内的麒麟宝藏,这简直就是欺负人么,这些都算了,为什么折换比例居然是白银直接折换人民币,就算白银再不值钱,也比纸钱值钱啊,而且为什么还要收取手续费,居然一下就收取一半,这么算下去,换的这点钱,还不如换取另外三项呢,而且另外三项奖励很无耻的正好价值十亿银币,而能换取的所谓科技,也只有那么几个,这该死的智脑,夏羽咒骂的道。

不过势必人强,夏羽还能有什么选择,只能选择除了第三项外的三个,也就是将自己的身体改造成在烽火里的时候那种高大健硕,不过似乎改造的并不彻底,虽然看起来自己确实高大健硕不少,但肯定没有在烽火里那种块头,而留存的记忆,就是刚才夏羽眼前闪过的那些画面,至于最后一个科技技术,则在夏羽的手指上,那里有一个智能戒指,这一点总算是弥补了夏羽一点心灵的创伤。

真正带回这个世界的,没有一分钱,不过此刻的夏羽却已经不在是那个夏羽,八十年的经历,足以改变一个人,对着镜子,那个窝在家中的宅男夏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双眼闪烁着熠熠光芒的男子,那双眼睛里透射出一种让人屈服的霸道,身上散发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就算是在这个世界,他不在是高高在上,万万人之上的夏帝,没有了那辅佐前后的名臣,名将,没有了那纵横天地之间的无敌兵马,也没有那拥护他的亿万子民,但他的气质,那份雄心却依旧在,不会因为他的死亡而消灭,他依旧是至高无上的帝皇。

窗外的暴雨洗刷着整个世界,那似乎要将一切湮灭的雨花在夏羽的眼中不断的闪烁而过,梦醒了,但现实依旧在继续,或许那后宫的七十二妃子已经远离,但是她一定不会逃开,自己至少还有她,夏羽紧握了双手,目光似乎看透了那雨幕,遥望向那远处的地方。

智脑蓝,还算有点仁义,夏羽看着手上的银行卡上的一串零,却还是有点惊喜的,从戒指上的智脑蓝的分体得知,智脑只所以耍起赖皮,主要是因为它怕夏羽选择了将钱全都转移到外界,那绝对是一笔绝对能颠覆这颗星球的财富,以至于他不得不利用这种手段来预防,但是必要的奖励还是要给的,这一个亿的资金就算是夏羽应得的。

夏羽离开了盘锦,乘坐着大巴,走高速进入了北京城,说起来当了一辈子中国人,却是没有真正来过一次北京,不过这次来北京,他却不是来游览的,而是来找人的。

在北京最繁华的百货大楼内,更换了一身名牌西装,一双名牌鞋子,在服务小姐的指指点点中,整理好了着装,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么一穿整个人都变得不同了,不过比起自己那套麒麟皇袍,却是次了不止一点。

出门打了个的,直接前往京城周家总公司大楼,这座在京城寸土寸金之地建立起来的五十余层的高楼虽然不是地标建筑,却也是财富的象征,夏羽走下出租,望着那高高的大楼,如果换了昨天那一梦之前,打死他都不会在这里停留哪怕片刻,不过此刻的他看着这高高的大楼却有着俯视之感,他是连泰山之巅都踩在脚下的夏帝,怎么会被这么一座小楼给吓到。

径直的迈入这栋周氏大楼,果然穿着这身衣服,连门卫都不敢拦,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前台,对着前台小姐道:“你们周经理在几楼!”

那很是漂亮的前台小姐抬起头,看向夏羽,却是被夏羽那犀利的目光给电到了,还是旁边的女子一拉同伴,道:“请问先生你有预约么?”

“你看我需要预约么?”夏羽直接反问的道。

“这个?”

夏羽还打算调戏几句,当皇帝当的有点花心,难免的受了些影响,不过就在这时,从不远处的电梯内,突然走出几个人来,走在正中心的自然是周氏集团的当家大小姐,周紫晴,同样也是周氏集团如今的总经理。

夏羽侧过身,靠在前台之上,啧啧,看来自己这个老婆还真是够精悍的,与当初第一次见面完全不同,那时候她穿着的一声很休闲也很性感,不过现在却是穿着一身职业套装,黑色的女式西服配合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包裹着那本就已经十分傲人的身材,一头柔顺的头发披在肩头,脚上踩着高跟鞋,不愧是女强人,这一身简直就是职业女性的典范。

在周紫晴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高挑的女子,亦步亦趋的跟在侧后,却也是不俗的极品,不过似乎美丽的风景线上,总是会有那么几只苍蝇碍眼,就比如说在周紫晴身旁那个打扮的衣冠楚楚,却明显是一副衣冠禽兽的男士在献着殷勤,不过似乎另一边那个小白脸同样也很讨人烦。

啧啧,没想到自己老婆这么热门,夏羽正品头论足之间,明显在大堂又迎来一个禽兽帅哥,浑然不觉自己也是色狼一个,虽然老婆受欢迎他很骄傲,不过看到周紫晴脸上的不耐烦,夏羽却是呵呵一笑的走了上去。

“白公子,我还有事,请你让开好么?”周紫晴依旧保持着那份彬彬有礼,不过脸上却是没有半点表情,冷冷的如同一座冰山。

“周小姐,………。”这位白公子才说话,就被人一拱,差点没摔倒在地上,白公子好不容易站稳身子,怒视着夏羽,大声的道:“你是谁,干吗要推我!”

夏羽扭过头,目光森冷的望向这个白公子,道:“我推你?推你又怎样,你有意见么?”夏羽脸上淡淡笑着,语气虽然和缓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压,身居帝位的夏羽那双眼睛,哪里是这种花花公子能承受的,白公子立刻没了话语,但脸上却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你们两个,是不是也让让,不知道我老婆很烦你们么,怎么就没点自觉呢!”夏羽扭过头又瞄向另外两人。

尽管夏羽那种上位者的威压让人很有压力,不过眼前这两位明显也是久居上位,虽然被夏羽那股气势所迫,却至少没有那么不济,而其中一人更是开口道:“据我所知,周小姐可连婚都没定过,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否则……。”

“否则,否则怎样,你是在威胁我么,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夏羽冷笑两声的道,目光从那人身上移开,望向正中的周紫晴:“老婆,我来接你来了,是不是很激动!”

周紫晴微微皱了眉头,脑海中的记忆如流水一般的划过,她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男人,昨晚苏醒过后,她一直认为那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就都回归到了原点,周紫晴不是没有想过去寻找夏羽,但是她不知道她是否该去寻找,在那虚幻的记忆里,那个男人相伴她到老,但是到了现实里,一切还能重复么,他依旧还是那个让自己无法忘怀的男人,一切都如同一乱麻般的困扰着她。

然而看着眼前这个家伙,周紫晴脑海里的记忆越发的清晰,不过虽然她忘不掉这个男人,但是这个家伙同样也很可恶,自己的清白是被他强迫的,而之后,他还不满足的弄了偌大的一个后宫,在烽火大陆上她只能忍受,让自己退让,但回到了现实,周紫晴虽然忘不掉眼前这个男人,但是她也绝对不想就这么放过她,风水轮流转,不让他长点记性,日后自己可没有好日子过。

周紫晴想着,嫣然一笑的道:“你是谁,为什么随便管人叫老婆,莫非你认错人了!”

夏羽看着周紫晴那熟悉的笑容,但听到她的语气,却好像不认识他一样,夏羽脑子顿时一片混乱,她没有继承到了那一世的记忆么,不可能,怎么可能呢,他们明明相约再见的,夏羽只是混乱了片刻,目光再次看向周紫晴,却是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一丝狡黠,好啊,居然敢耍我。

夏羽直接上前,将周紫晴搂在怀里,对着那樱红的唇,就强吻了上去,周紫晴显然也没有想到夏羽会直接强来,粉拳不由地去推,但是推了几个都没推开,这个坏蛋,还是那么野蛮,周紫晴心里想着,身体却不在挣扎,而是回应着夏羽的吻。

相约百年,那一世,这一世,注定了相互守候,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