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6
你是我的翅膀 - 折纸蚂蚁

chapter 56

长夜漫漫,乔悠悠根本没有心思睡觉。她马上就要穿着白纱,嫁给她最爱的人,这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包括乔悠悠。想着这些年他们走过的路,错过的美好,褚颂为她所做的一切,哭着,又笑了起来。她紧紧拥着被子,像是抱着褚颂一样,把头深深埋进去。?

月光将褚颂的身影拉的长长的,他在在院落外盯着墙壁盘算。从这里攀上去是乔家的空中花园,要到乔悠悠的房间又不惊动其他人,只能不走寻常路了。褚颂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轻手轻脚的攀上去,三两下便落在花园里。这些大院的房子多数是两层小楼,如果不是有院外森严的守卫,想登堂入室的偷东西实在是轻而易举。?

褚颂绕过花圃,轻轻推开玻璃门,刚想窃喜,却发现二楼客厅中央有火忽明忽暗的闪着。褚颂心下觉得坏事儿,敌在暗他在明,房间黑乎乎的根本看不清那人究竟是谁,显然,自己这么大喇喇的走进来,不被他看见显然不可能。事到如今,如果转头就跑,实在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不管此人是谁,他只能硬着头皮先进来再说。?

“那什么……”褚颂摸摸鼻子,想着应该如何解释。?

“手脚挺麻利。”?

褚颂暗自稍稍的松口气儿,只要不是他岳父,一切都好办。“是大哥啊,还没歇着呢?”?

“歇了还怎么看你翻院墙?”乔老大打开身边的落地灯,在整个客厅照出昏暗的光线,他手中还在把玩着一个givenchy打火机,刚刚一明一暗的东东就是它。?

“哈哈,又开玩笑。那什么,我去看看悠悠。”褚颂试探的说,迈着步子从乔老大身边经过。他一直忐忑着自己会被乔老大摁下捶一顿,结果发现自己完全多想。?

“你不拦我?”这么容易的被放走,褚颂真觉得不敢相信。?

“有用吗?”?

“没有。”褚颂诚实的回答。?

乔骆勋起身,从柜子的抽屉里拿了一串钥匙扔给褚颂,自己钻回房间睡觉。褚颂看着钥匙,开心的不得了,可是始终没派上用场,房门却被从里面打开,乔悠悠一脸吃惊的看着褚颂,“你不是……”?

褚颂一把抱着她退回房间,关上房门把她压在门板上,头埋在她的脖颈里。?

“你怎么来了?不是被灌醉了吗?”乔悠悠还是没明白。?

“明儿大喜,怎么能喝酒?你来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出去,左骞信口胡说的,我趁着他们□的时候溜出来了。”?

“□……你的用词可真好。”?

“怎么还不睡?”褚颂像小狗一样嗅着她的体香,从脖子到耳后,干涩的唇轻轻擦过她的娇嫩的皮肤。?

“都赖你!”乔悠悠使劲儿把他推开,“一句话不说,刚刚忽然知道你在准备婚礼,我都知道了你还让我怎么睡?”?

“怎么没说?飞机上不都商量好的吗?”?

“没有!你明明知道我根本没当真。”?

“我当真了,很认真。”褚颂眼睛灼灼的望着她。?

乔悠悠想起这几天褚颂会遇到的困难,三天准备一场婚礼,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他只字未提起,一个人默默准备着。他一定很累吧,乔悠悠心疼的上前抱住他。?

“褚颂,你真好。”?

“才发现?”?

乔悠悠摇头,很早很早就知道了。她不敢想如果当时自己放掉了褚颂,那她要后悔几辈子??

褚颂回抱着她,拉着她一起滚到**。他真的累坏了,三天几乎没怎么休息,东奔西走的张罗,还好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三天时间也够了。?

“你哥大半夜不睡觉,坐在客厅装神弄鬼的。”?

“他怎么了?”?

“我爬墙进来,他就端坐在客厅里,吓了我一跳,难道算到我要来,专门迎我的?”?

“呸!你脸是有多大?肯定也是夜不能眠呗,唯一的妹妹嫁人了,虽然他没说,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舍得!”?

“嗯嗯,必须的!”?

“你不走啊?”?

“你在这,我往哪儿走?”?

“不是说,定的规矩不能住一起吗?”?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现在就想抱着你睡觉,没你我睡不踏实!”?

“哦。”乔悠悠乖乖的应下,又往褚颂怀里钻了钻,抱着他,她的瞌睡虫也貌似要来敲门了。?

天刚亮,钟静唯带着人冲进乔悠悠的房间。她们完全完全没想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然后全傻了。?

“你怎么在这?你们俩也太招摇了吧?意思意思得了,还真睡一起啊?”钟静唯扯着嗓子嚷嚷。?

褚颂被吵醒,迷迷糊糊的看着一屋子人,居然还能扯着嘴角笑,然后他被一群人不留情的扔出去。?

褚颂忘了他昨晚是怎么进来的,大摇大摆的从楼上下来,惊了乔妈妈,和一竿子帮忙贴喜字儿的小战士。?

乔悠悠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她似乎能听见楼下的嬉笑声。?

钟静唯把乔悠悠从被窝里拽出来,“别磨叽了,你才是今天的主角,都这点儿了还在被窝里,像话吗?!”?

乔悠悠揉揉凌乱的头发,从**跳下来。?

“我给你带了化妆师,赶紧让人给你捯饬捯饬。”?

“不成,先换礼服,化了妆还怎么穿衣服?”秦念拉开钟静唯,让人把一个大箱子搬进房间。?

“对,换衣服吧!”钟静唯献宝似的对乔悠悠说:“doris这季风靡全球的婚纱系列你听说了吧,世上仅此一件,愣是被你老公看上了,时间太紧了,要不是我当机立断,三天把它从巴黎空运回来,你今天就等着裸吧!”?

“啊?”乔悠悠懵了。直到他们把那件美的不像话的礼服摆在她眼前,她还想是在做梦一样不真实。?

纯净如雪一般的白色斜肩婚纱,胸前有羽毛做点缀,大团的蕾丝簇成花团自腰间向下,长长的拖尾奢华又高贵。?

doris婚纱穿上身,露出乔悠悠漂亮的蝴蝶骨和纤细的臂膀,簇拥的羽毛更衬出胸部的饱满,纤盈一握的腰身,美得不可方物。?

“美人儿!今儿出嫁,请问有什么感想?”钟静唯笑盈盈的站在镜前,看着乔悠悠。?

乔悠悠端坐在化妆台前,等着化妆师将盘发的最后一道工序完成。“说起来,这屋子里除了秦念,我的婚龄可是最长的。”?

“那不一样!过日子是过日子,婚礼是婚礼,结婚三年怎么了?婚礼还不是第一次。”?

“你这么一说,我怎么听都觉得倍儿心酸,哎你说,当年什么都没有,他凭什么让我嫁?”?

钟静唯撇撇嘴巴,“那还不是你自愿的,你要问谁?”?

池琳一直在默默的在周围帮忙,钟静唯一直听说她,知道她是乔悠悠的朋友,而最近频繁出现在耳边是因为左骞。看起来文文静静的,虽然离过婚,但脸上还能看出少女般的笑容,她一定是特别的,不然左骞也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池琳,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左二一个答复啊?”?

池琳听了红了脸,装忙摆弄这手里的东西,声音如蚊子一般轻细,“没有的事儿。”?

钟静唯马上转目标指控乔悠悠,“肯定是你,耽误人家俩人的姻缘!”?

“跟我没关系,这是个人自由,我只是发表自己的观点,他们听不听随便。”?

“你一个意见就把人家的小情感扼杀在摇篮里了。”?

“我没那么恶毒好不好!”?

池琳听着他们的话,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说什么。这明明是乔悠悠的婚礼,怎么把火头扯到她身上来了??

还好秦念抱着她的宝贝女儿过来,池琳才稍稍放松下来。乔悠悠作势要去包周忆典,被秦念拦下,“得了吧,不是你的婚纱挂哭我女儿,就是我女儿把你的婚纱撕成碎片。”?

钟静唯抢下周忆典,抱到乔悠悠面前,“闺女,悠悠阿姨漂亮吗?”?

小姑娘粉嫩粉嫩的,圆咕噜的大眼睛一直盯着乔悠悠看,像是不认识一样,看的乔悠悠心痒痒,忍不住的想亲她一口,却又被钟静唯推开,“化学物品禁止靠近我闺女!”?

“钟静唯你今天真讨厌!”乔悠悠咬牙切齿的说。?

“怎么办闺女,悠悠阿姨生气了,快去打电话给褚颂,让他来解救我们!!”?

楼下越来越热闹,看样子还通知了不少人。乔妈妈上楼看见漂亮的新娘子,忍不住的就想掉眼泪。?

“怎么了妈?补个婚礼而已,又不是头一天嫁过去,你还不放心啊?”?

“放心,放心。”乔妈妈赶紧抹掉眼泪,强颜欢笑。?

乔悠悠看着乔妈妈的样子,眼睛也开始泛酸,倾身上前抱住乔妈妈,不停拍着她的后背以作安慰。隔着乔妈妈的肩膀,看见站在门边的乔老大,乔悠悠提着裙子露出脚丫子,笑的特别灿烂,“美吗?”?

“嗯。”乔骆勋轻哼。?

“羡慕吗?”?

“嗯。”?

“冲动了吗?”?

乔骆勋没有回复,转身离开,拿出电话拨了一串数字,通了之后,薄唇轻启,声音缓缓的问:“要不要结婚?似乎很不错。”?

良辰吉时,褚颂带着人像是强盗一样冲进乔家,撞开房门抱着乔悠悠就走,雷厉风行的样子,有种拦我者死、挡我路不得好死的气势。?

国宾馆芳菲苑,宾朋满座,褚、乔两家联姻,虽然只是后补婚礼,仍然像女儿刚出嫁、新媳妇儿刚进门那般兴奋。?

毕竟婚礼是第一次,乔悠悠还是很紧张,出门的时候脚踩到婚纱,差点儿崴了脚,如果不是碍于面子,褚颂绝对抱着她出来。?

乔悠悠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嫁给褚颂,在最美的时刻,做了他的新娘。?

她给他的爱太少,给他的关心屈指可数,十几年来,她不曾看见他的真心。而一直他爱着她,宠着她,心疼她,照顾她。没有了飞机,乔悠悠就是他的唯一,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他也不会放手。?

交换戒指,相拥,亲吻。?

“放手吗?”?

“不要!”?

“下辈子?”?

“不要!”?

褚颂拖着她的脸,吻上她的唇,宾客的掌声、叫好声成了点缀,为一对不新的新人,为一对痴心的爱侣。?

作者有话要说:5个月,终于把翅膀写完了,更新好慢,中间各种波折,差点就给坑了,还好,我的坑品优秀!?

之前就有提过,写完翅膀要休息一段时间,目前看来,下篇文应该到10月份开,新文是写张启,不过不同的是这文应该是双主角,两条爱情线,我也要考虑换个风格试一试。少女们,五个月,你们千万不要把伦家给忘记了~~~t?

至于翅膀的番外,这个估计要慢慢来,最近对于码字真的很没有感觉,也许等等,想法来了,再来补番外。?

另外,《唯一的小宇》定制开始啦,点传送门到购买页面,直接付款即可,有意的姑娘可以去看看哟!附送签名海报和书签哦?

完结前最后一次推文?

时光如果有姓名by谷莠子?ps:很喜欢这个文名,内容也好看哦?

??文案:某男:你喜欢回望从前,我接受;你喜欢逃避故人,我接受;可是你不喜欢我,我不接受。?

叶采薇(大脑缺氧ing):纳尼??

某男(穷摇款咆哮):我不是木头,也不是石头!?

叶采薇(大惊失色状):那你是……馒头??

某男(无力ing):对,我是馒头,你吃了我吧。?

渣男疯女by坏笑君??坏笑出品,保质保量?

??看渣男宠媳妇儿?

??简?介】?

总有人在背后说段云夏是个坏渣,而我是个疯子。?

我一点也不赞同。?

段云夏明明就是一个温柔的男人,尤其在**;而我也挺正常的,当然了,得是吃药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