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十五媳妇儿
穿越之快乐农家妇 - 玲雾

番外 二十五 媳妇儿

刘樱坐在牛车里,一边看着三郎那张憨厚的脸蛋,一边想着怎么样才能将自家小弟、大姐还有老爹三人的终身大事给搞定时,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回到徐家村了,抬头望去这回村子的路上,多了不少的陌生的人。.

看那模样真真是阴阳怪气的很,可是他们身上所穿的衣服,料子挺不错滴!不象是一般的大户人家的下人啊!

到底是啥大人物来咱村子了呢?呃,等等怎么好象是咱进皇城里经常看到的那些太监啊?

只因刘樱看了一会儿后,突然间发现那些人物的年经都已经一大把了,但他们的下巴却是干干净净,走路的样子也挺怪滴!若是说他们不是太监老娘马上将头给砍下来当凳子坐。

想着想着刘樱不由伸出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摸了一下下巴出神的暗想着:通常太监只会出现在皇族的身边,那么咱一家子就认识了皇城里的那几位,难道是小茗儿提前回来了?

若真的是那太好了,自家宝宝还有小泥巴就不用整天抱着,我的大腿死拿的撒娇,让咱给他们将小哥哥给接回来了。

“三郎,你驶快点啊!可能是小苟儿回来了”刘樱一脸高兴不已的对着三郎喊着,小茗儿离家太久了,搞的她记挂不已,若是这小子真的回来了,老娘非得好好的抱抱他、亲亲。

不过,一想到现在自称小小男子汉的小屁娃子茗儿,整天嚷嚷着什么男女授授不亲之类的老古董的话,她就忍不住的想放声大笑起来,这小子。

努力赶着牛车的三郎听到刘樱如此一说,马上露出惊奇的神色“媳、媳妇,你这话当真,茗儿这小子真的回来了?”

“嘿嘿,呆子你没看到咱村子里来了很多的陌生人吗?瞧瞧他们走路的姿势还有嘻嘻,他们的下巴”刘樱捂嘴喜笑着。三郎一听,两眼马上发出火热的光芒。

“呵呵,还是媳妇的眼睛比咱的亮多了,这大老远的也能瞧出来”三郎顺着刘樱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当真看到其中一个小太监就是跟在小茗儿身边的贴身太监。

“那还用说,也不瞧瞧咱是谁的媳妇儿”刘樱臭屁的将头颅高高抬起,一副神气兮兮的样子,没差点把老实郎三郎给乐坏了,呵呵,自家媳妇都经是当娘的人了,咋还这么孩子气呢!

刘樱和三郎才进村子没多久,这一路上回村子的大路上,有不少的村民顶着一张笑全,使劲扯着大嗓门给这两口子打着招呼,热情的不得了。*.

这些村民会热情的如此过份,全都是因小茗儿那淘气包子回来了,自家小子又能跟着小少爷一起学习礼仪了。

只因上次小茗儿来到徐家村的时候,当今皇上怕这小子玩野了心失了体统,便派了一些专教礼议课的夫子过来,而小茗儿独自一人上课,当然是很不高兴了,为啥宝弟弟和小泥巴就可以到处溜达,而他要上那令人讨厌的课呢!

小家伙不依的在地上打着滚蹭着小手小脚,哭的可怜兮兮的不得了。直把刘樱的心给哭的难受不已,最后拿了个折仲的办法,找了些跟他一样大的屁娃子,和他一起上课,这才让这小子心甘情愿的乖乖坐在那里向夫人学习礼仪。

而那些让刘樱挑中陪‘太子’读书的小书僮们,自从上了礼仪课后,整个小大人似的,都不知多有礼貌呢!让那些家长们瞧见,大伙都是暗暗称赞自家小子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娃子。

而那些没有让刘樱挑选上的人家,这回看到小茗儿领着一大队的人马进村子里,再看看这次来还是带了上次的夫子,这下子把大伙给乐坏了,看这回自爱能不能抱上三郎媳妇的大腿,让人家也挑上自家的皮娃子去跟那位京城里来的小少爷,一起学习礼仪去。

“呵呵,好啊!大伙好啊!”刘樱跟那些热情的村民打完了招呼后,对着也是顶着一张笑的快要抽筋脸的三郎小声的说着“三郎,你有没有发现咱村子里的人都有点怪怪滴!怎么热情的有点过火啊!俺瞧着后背就忍不住凉凉滴!该不会是鬼吹风吧”

刘樱一说完,便忍不住怕怕的慢慢往三郎那结实的背部靠了过去。

正赶着牛车的三郎听到媳妇的猜想,不由扭头往身后的车厢里瞅了一眼后,再抬头望了一下当空猛照的太阳,舔了一下双唇后“媳妇,瞧你说的,你也不瞧瞧现在是啥时候啊!大白天滴!瞧太阳那么猛,有鬼也不敢出来瞎逛啊!你啊!想多了。咱们不要再在这里胡乱猜想了,咱们还是快点回去吧,想来咱家的娃子一定是想死咱们了”

三郎虽然是这样说,但心里还是毛毛滴!一时忍不住加了一钱的力气下去,甩了一鞭给前头拉车的牛牛。

让自家奶奶给紧紧的抱在怀里的小家伙宝宝,看到弟弟已经不哭了,现在就站在小茗儿哥哥的身边,正用小肥爪子紧紧的揪着茗哥哥的衣服,一脸泪水流的站在那里瞅着茗哥哥。宝宝当场忍不住有点吃味了,在徐大娘的怀里不停的闹腾着,非得下地去,他要去照看弟弟去。

站在下面顶着一张小粉脸,正气呼呼的盯着袁老爷子的小公主,听到自家小附马在那里大声嚷嚷着,马上转过小身板子,蹭蹭两下子的功夫便跑到徐大娘的脚边,扯了扯徐大娘的裙子,嚷嚷着让徐娘快点将小附马放下来,要不然她可是发火噢!公主发火可不是一件小事呢!

徐老爷子有心过去帮自家老伴的忙,安抚一下这些处于爆动边缘的小家伙们,那想到却让刚才已经非礼他的冯家夫人,一把将他给拉住,让他一下子打了个踉跄,没差点摔倒在地上。

而冯家夫人在一把拉住徐老爹的那一刻时,无意当中看到傅老爷子和刘老爷子两人捂嘴偷偷暗笑的样子,这才想起了男女授授不亲的事,马上缩回了那只从未沾过阳春水的玉手。

小心的给一脸不爽的徐老爷子赔了个不是后,顶着一张笑意盈盈的笑脸对着徐老爹说着“呵呵,徐老爷子真不好意思!我只是太担心我家孩儿,也不知道他现在伤的怎么样了?不知道您老能否告知一声呢?”冯夫人总算是恢复了贵夫人的气质,再也没有刚才那慌乱的样子。

“是啊,徐老哥您老就跟咱们说说吧,小弟的心快要急的跳出来了!”冯家老爷子听到媳妇将话一说完,马上接过话,一脸期盼的看着徐老爷子。能不着急吗?冯家独苗啊!还是未播种的那种呢!

徐老爷子看到这一家子人都急成这样,算了还是先给他们解解惑先,免得呆会再给他搞刚才那套,那俺还真是晚节不保了,啥油水都让他们给抽完了,那俺家老伴还能抽什么?

抽地沟油吗?徐老爷子张开嘴巴刚想说上一句,你们冯家大少爷好的很,放心吧。那想到自家三郎和三媳妇已经从外面回来了。

家里的小娃子们可高兴,全都撒着小脚丫子,扯开小咙喉大声嚷嚷着“娘、娘!”的不断在那里大喊着,吵的徐老爷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干瞪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哎,年纪大了中气不足啊!

本还在打着咯的贵姐儿,一看到刘樱回来了,马上从凉席上爬了起来,猛的一扑扑到正趴在地上当装饰品的旺财身上,吓的旺财没差点跳起来,只因贵姐儿的动作太大了,一不小心碰到它的子孙袋,把它给吓的当场蹦到一边去,一下子将贵姐儿给甩到地上,这下子可好了,把天给捅破了。

贵姐儿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把白白嫩嫩的小爪子,给蹭破皮了,痛的小家伙扁着红嘟嘟的小嘴巴,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眯,哇呜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呜呜,旺财坏坏,把俺给摔坏了,娘、姐儿疼!

旺财兄一看到自个闯大祸了,将徐家最受宠的小公主给整哭,呆会都不知道会不会让人给扒皮当鞋垫呢!

为了补锅,这货马上张开大嘴露出人见人怕的利牙,一口咬住贵姐儿的小衣裳,将贵姐儿从地上提了起来,朝着刘樱两人那里跑了过去。

看的一众京城来客目瞪口呆,有没有搞错,这徐家里的人怎么看着一只狗将一娃给叼走了,你们竟然还站在那里一幅没事的样子。

呃,这娃子该不会是在外面捡来吧!可是当他们看到旺财兄后面那些的表现,没差点吓掉大牙。

只见旺财兄将贵姐儿叨到刘樱的身边,一个从立而起,将贵姐儿叨到刘樱的面前,把正外于半空中的贵姐儿给逗乐的不得了,小家伙不以为旺财兄整了个,新把戏出来逗她玩呢!

只见小家伙手脚并用,不断的在那里弄了个干式蛙泳,来回划动着乐的小家伙咧开了已经长了大门牙的小嘴巴,滴着口水,嘿嘿的乐笑着。

三郎看到旺财将宝贝闺女叨的那么高,已经给吓的够呛了,深怕这混蛋那张嘴咬不紧,还不把宝贝闺女给摔伤才怪呢!

这手还没伸到贵姐儿的身边,又看到贵姐儿在那里游干泳,这下子再结实的心脏也挺不住了,没差点得心脏病了。

三郎一把将狗嘴里的贵姐儿给接过来后,对着旺财就是怒瞪了一眼,瞧着那意思是今晚的消夜骨头可能打水漂了。

直把旺财瞅的两眼含泪,那可是孝敬给小花吃滴!若是今晚没有骨头给小花,那小花会不会误会它在吹水啊!什么天天晚上有消夜吃是骗它上它旺财贼船的幌子。

三郎和刘樱两人紧张兮兮的给贵姐儿检察时,让小茗儿那一句糯糯的嗓音给劈的外脆里焦“爹,你抱好小媳妇儿,别摔着了”